草莓啪啪app

刚走出小院,项宁轩就迫不及待地取出那本秘籍,这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系统提示:你获得武功秘籍,是否使用?

有系统就是特么吊,别人还要名师指点、勤学苦练,咱只要选择是否使用就行了。

有什么好说的?项宁轩都懒得看书里的内容,就直接使用。

“哗!~”就跟炉石开包一样,这本线装书秘籍直接爆了开来,化为六张卡牌。但这些卡牌并不是飞入牌库,而是各自化为一道光华,汇入项宁轩的身体。

同时,系统再次提示:你获得了以下技能:

放马过来:2费史诗法术,获得10点护甲并嘲讽敌方目标,冷却时间3回合。

怒袭:3费普通法术,造成3点伤害。获得3点护甲值,冷却时间1回合。

英勇打击:2费基础法术,在本回合中,使你的英雄获得+4攻击力,冷却时间1回合。

致死打击:4费精良法术,造成6点伤害;如果生命值低于40,则改为造成9点伤害,冷却时间2回合。

怒火中烧:0费普通法术,对你自己造成1点伤害,攻击和移动速度加30,该效果持续3个回合,冷却时间5个回合。

狂暴:2费普通法术,当你受到攻击后,受到伤害-30,减速定身法术抗性提高50,攻击+3,该效果持续3个回合,冷却时间5个回合。

阿空~色即是空Ⅰ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项宁轩感觉自己突然变成了战士,这6张卡都是战士职业卡。这些卡牌并不占用卡组,而是变成了技能,也就是说可以不断重复使用,因此加上了冷却时间。

“放马过来”和“怒袭”是两个防御技能,“英勇打击”和“致死打击”是两个攻击技能,“怒火中烧”和“狂暴”则是两个buff技能。有了这些技能,项宁轩感觉自己终于可以与人一战了。

一本线装书的武功秘籍居然能让人学到炉石游戏里技能。但为什么是战士呢?除了当年的奴隶战和海盗战,战士就没有雄起过,一直都是隐藏职业,胜率和出场率都是垫底的。

————

当项宁轩赶到香花谷内门擂台边时,他要跟谷主亲传弟子比武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原来的香花谷弟子倒还没觉得什么,以前武林门派之间交流也经常有比武。但新收的正式弟子和记名弟子都是地球上的幸存者,她们中最强的也就是相当于精良英雄的正式弟子,谷主亲传弟子都是她们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如今,居然有人要跟亲传弟子比武,怎不令他们惊讶万分?一群女人聚在擂台边,自然就聊开了。

“那个跟亲传弟子比武的人真的是跟我们一样的末日幸存者?”

“咱们香花谷不是不允许成年男人进来吗?他为什么能进来?”

“人跟人是不一样的,听说他手下有好几万军队,是谷主亲自请他进来的。”

“真的假的啊?”

“那当然,那边一百多个女兵就是他带进来的。你去问她们就知道了。”

“那些女兵都是他的后宫吗?”

“人长得帅不帅?”

“……”

跟所有聊天一样,聊着聊着就歪楼了。

项宁轩来到擂台边时,香花谷主和她的亲传弟子还没到。

“江月,咱俩先来切磋切磋,也让我熟悉一下新技能。”项宁轩稍微询问了一下擂台的规则就决定先打一把试试。

这擂台是个10米乘10米的正方形,看起来就是个缩小版的竞技场。不管台上打得怎么样,打完离开擂台所有属性就恢复上擂台前的样子。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先撸一把再说。

这擂台也不是说上就能上的,还得跟管理擂台香花谷弟子打个招呼。项宁轩是马上要跟几位亲传弟子比武的人,先熟悉一下擂台自然说得过去。

很快,项宁轩和楚江月就站到了擂台上面。楚江月昨天就来过,有不少人认得她,底下已经有人在喊:“她就是谷主要收的关门弟子!”

而作为迄今为止第一位进入谷中的成年男人,项宁轩更是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

不过他此时已经切换成战斗装备,竞技场六件套加盾牌,样子有点像暴风城勇士,把身上下遮得严严实实,就在头盔脸上开个t形小口,让人看不清他的长相。

已经有人惊呼:“这也太无赖了吧!穿这么厚实的盔甲,我们用剑根本打不动啊!”

“你打不动不代表别人打不动。这是一对一的比试,又不是在战场上。这么厚的盔甲肯定影响敏捷,肯定被耍得团团转。”

项宁轩和楚江月没理会台下的评论,他们之前在兵圣堂集训时就交过手,早就熟悉各自的技能。

一开场,项宁轩就往擂台中间一站,长剑没办法用,他只能拿无尽黑暗之刃来肉搏。

“放马过来!”他对着楚江月一声大喝,身上铠甲一振,表面覆盖上一层银色的光芒,这就是10点护甲值的效果。

楚江月原本还在小心绕圈子,闻言不由自主地向项宁轩攻去,这就是嘲讽的效果。不过楚江月很快调整过来,并没有一头撞上来。

楚江月的冰系法术没多大攻击力,远程对攻的话被项宁轩一回合叠10点甲,打一万年都打别想打破他的乌龟壳。因此她简单给自己加持了寒冰护盾,给项宁轩上了个冰冻减速效果后,就持剑冲上去近战。

“锵!”虹光一闪,越女剑如同匹练一般,乍闪又灭。史诗级的武器威力惊人,一剑就斩破项宁轩刚叠上去的10点护甲,与盾牌交击,带出一溜火花。

这还不算完,楚江月脚步一晃,身形一分为二,分别向着项宁轩左右攻去,效果和萨穆罗的镜像分身一样。

就在项宁轩左盾右匕格挡招架之时,原本刚猛破甲的越女剑突然化为绕指柔,如灵蛇般绕开招架的匕首,一道剑气直奔项宁轩面门,带起一道血线。

“老婆你真狠!会破相的!”项宁轩嘴上说着,“怒火中烧”和“狂暴”瞬间开启,身形大了一圈,身上红芒暴涨,双目赤红,速度陡然加快。

他直接用身体撞向楚江月,同时手中匕首一圈,限制她的撤退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