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收购标的商誉减值拖累业绩 京山轻机收问询函

5月24日,京山轻机(000821,SZ)发布深交所对其2018年年报的问询函,深交所重点询问了京山轻机旗下3家子公司商誉减值的情况。京山轻机未收到相应的5393.01万元业绩补偿款等情况也被深交所注意到了。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2018年年报披露,京山轻机在2018年新增了5800万元理财产品,但年报中又表示“公司报告期不存在委托理财”,而且这新增的5800万元理财产品并未进行过临时信息披露。不过,公司证代认为短期理财产品不需要进行信息披露。

交易对手未履行承诺

2018年,京山轻机在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6.36%的情况下,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同比下滑6.08%,其扣非后的归属净利润同比下滑123.95%,录得亏损3188.22万元。对此,深交所询问京山轻机营收和净利润变化并不同步的原因。

事实上,尽管京山轻机在2018年将深圳市慧大成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慧大成)纳入合并报表,导致营收大幅上升,但是,京山轻机在2018年毛利率却出现下滑,其中,占公司整体营收65.05%的自动化生产线产品的毛利率同比下滑5.88个百分点。

另一方面,京山轻机在2018年出现了1.70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这一数值较2017年增长了1.60亿元,而这其中计提1.54亿元商誉减值准备则占了绝对大头。

2018年,京山轻机分别对惠州三协精密有限公司、武汉璟丰科技有限公司以及深圳慧大成计提了6039.72万元、1820.96万元和7504.11万元的商誉减值准备,深交所则进一步问询了三家公司业绩下滑的原因等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慧大成的业绩承诺人深圳市慧聚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罗月雄、王建平需向京山轻机补偿5393.01万元,但该业绩补偿款却一分未给,全部计入了京山轻机的其他应收款,且公司对此计提了161.79万元坏账准备。

另外,京山轻机此前收购深圳慧大成的交易对手罗月雄和王建平承诺,收到全部股权转让款后90天内以不少于3000万元从二级市场购买京山轻机股票。但是,上市公司表示,罗月雄在承诺期已卖出其所持京山轻机所有股票;王建平目前承诺期卖出后剩余100万股。

短期理财产品不需要临时信披

深交所关注的另一个问题则是京山轻机的资金情况。截至2018年末,京山轻机货币资金期末余额为6.57亿元,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应付债券期末合计余额为5.762亿元,但京山轻机在报告期内的利息支出达2942.64万元,利息收入为365.63万元。对此,深交所要求说明货币资金余额较有息负债大,但利息收入远低于利息支出的原因及合理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京山轻机的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在2018年分别增加了1.6亿元和8040万元,应付债券保持为零,这是否代表京山轻机资金状况很紧张呢?可是,京山轻机在2018年期间不仅货币资金增长了2.18亿元,其理财产品余额也从2018年初的1000万元增长至年末的68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京山轻机在2018年度并未有购买理财产品的相关临时信息披露公告,且其2018年年报中的“委托理财产品”一项显示:公司报告期不存在委托理财。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京山轻机证代赵大波。赵大波表示,上述新增的5800万元是2018年下半年购买的短期理财产品,有些是三天、五天,最长的是1个月,所以不需要进行临时信息披露。

此外,京山轻机控股股东的资金情况同样引人关注。截至5月20日,京山轻机的直接控股股东京山京源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和间接控股股东京山轻机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轻机控股)总共持有京山轻机13841.51万股股份,其中已办理质押和担保信托的股份数为9689.04万股,占其持股总数的70%,深交所对此询问股东是否存在平仓风险。

记者注意到,今年2月,轻机控股减持了雄韬股份(002733,SZ)217.6万股股份,套现4774.14万元。

每经记者 王琳 每经编辑 张海妮

(责任编辑:蒋柠潞)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控股股东,慧大成,理财产品,深交所,京山轻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